首页 > 秒收录 > 文章资讯

谷歌:解读1Q21财报YouTube影响力增量优于电视电商表现

作者:琴韵 浏览: 日期:2021-08-09 15:52:55

2021年4月28日,Alphabet(谷歌母公司)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21财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报告显示,Alphabet第一季度总营收553.1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411.59亿美元增长34%,汇率变动影响同比增长32%;根据美国公认会计准则,Alphabet第一季度净利润为179.30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68.36亿美元增长162%。

结果公布后,谷歌CEO桑达尔皮猜 (Sundar Pichai)、CFO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和CBO菲利普辛德勒(Philipp Schindler )与分析师举行了电话会议,并回答了相关业务的问题。

以下是分析师电话会议回答摘要:

桑达尔皮猜:搜索了这一地区,我认为我们仍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最近的一个例子是,一艘货船搁浅,堵塞了苏伊士运河,然后运河开通了。如果你在事件发生后不久在谷歌上搜索这个问题,我们可以给出正确的答案。这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除了我们需要提供正确的答案,而不是给出错误的答案或关于许多其他事情的虚假信息。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先投资,这是我们的长远眼光。我认为去年的BERT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是我们最大的质量改进之一。基于谷歌AI团队在Transformers自然语言处理模型上取得的突破,这一突破为质量提升奠定了基础。因此,我们将继续投资深度技术,网络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扩展这一信息,因此这是我们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提升用户体验的机会,比如我们在购物领域的努力。购物也是我们努力提升用户体验的领域之一,我们在这方面投入了很多。

菲利普辛德勒:,关于YouTube,我想从直接广告业务开始。第一季度的增长非常出色。几年前,YouTube上还没有直接广告。如今,这是一个快速增长的大规模业务,但在我看来,这项业务才刚刚开始。人们开始在YouTube上看视频,然后决定他们要买什么。我们希望进一步简化购买流程,让“发现”的过程更简单。此外,对于创作者,我们引入了新的可购买功能。因此,用户可以在YouTube上直接从自己喜欢的创作者那里买东西。举一个我们品牌联动项目的例子,在Calvin Klein测试了这些新功能之后,我觉得品牌搜索增加了200%左右,很多产品都卖出去了。对于商家来说,他们现在可以直接将产品和服务放入视频广告中。我觉得我们现在尝试的还处于表面阶段,很有可能未来会在YouTube上有很大的商业价值。其次,YouTube将有机会成为品牌接触用户的重要平台。因为传统有线电视的效率越来越低。今天的广告商正在使用YouTube来接触他们的观众。你知道,越来越多的18到49岁的用户会看YouTube和其他类型的有线电视。该品牌还发现,YouTube的影响力增量优于电视。我们也看到,广告主通过品牌知名度、行动转化等渠道提升影响力和结果。因此,在这方面,我们认为有很多机会。

摩根大通分析师道格安姆斯(Doug Anmuth):,我有两个问题。首先,在云服务端,使用寿命的变化带来显著的好处。但过去我好像记得你说过一季度是全年最大的亏损。现在和将来都是这样吗:第二,鉴于瓦伊莫管理层的变化,瓦伊莫未来的发展和运营会有一些调整吗:

露丝波拉特:就云业务和整体表现而言,我不会推测季度环比变化,因为我们还处于云业务发展的非常早期阶段。鉴于我们看到的机会,我们仍打算继续在云领域进行有价值的投资。正如你所说,有两个因素对第一季度的利润率有积极影响,包括折旧费用和第一季度记录的异常高的贷款损失减值减免。所以,主要的一点是,我们会继续在产品上大量投入,深入市场。随着规模的增加,经营亏损和利润将得到改善。目前,我们的重点仍然是长期业绩,我们继续投资云业务的发展。

桑达尔皮猜:说,韦莫、约翰克拉夫西克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这是他早就计划好的,德米特里多尔戈夫和特凯德拉马瓦卡纳一直在配合约翰的安排。我们对Waymo的投资还将继续,我们对在凤凰城推出的Waymo One的全自动驾驶体验感到兴奋。我们

也在加速开发下一代计划部署于旧金山的Waymo自动驾驶汽车。上个季度,Waymo已近开始在旧金山开展有限的测试,我们会着重于确保能够取得切实的技术进展,并投入运营,我们也会继续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杰弗瑞分析师布兰特·希尔(Brent Thill):行业着实经历了一段艰难时期。我想,能否请管理层大致描述一下恢复的情况。比如旅游行业的恢复情况,以及是否有其他垂直领域目前尚未恢复但有望在今年下半年走出困境:

露丝·波拉特:总的来说,强劲业绩部分地说明,去年一季度末出现的一些冲击已经得到缓解。多个领域的数据有所回升。我们希望大家了解的一个重要事情是,我们确实看到数字转型的趋势在加速,但是消费者行为和广告支出究竟会出现什么程度的长期改变,目前我们仍难以预测。有一些明显的例子,比如为了居家工作添置的家庭用品和设备等的消费,这些消费显然不会反复。所以我们的主要观点是,眼下评估消费者行为趋势会保持多久显得为时尚早。

布兰特·希尔:那旅游方面呢:能否透露一下你们在旅游行业看到的趋势:

露丝·波拉特:菲利普已经阐述过一些我们打算继续创新以更好地帮助我们合作伙伴的领域。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其他可以补充的。

美林美银分析师贾斯汀·珀斯特(Justin Post):我有两个问题,分别请问菲利普和露丝。首先,菲利普你之前提到过数次改善的持久性,但这一点很难评估。所以,你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一下你认为未来几年,搜索业务的关键驱动力有哪些:比如像购物等垂直领域的产品改善和某些变化:你怎么看待这些关键驱动力对搜索增长的影响:第二个问题,要问露丝。模型显示,去年在成本和利润方面有较好的效率。那么疫情期间有没有给你们带来些许经验教训,可以帮助我们在疫情后继续改善成本效益之类的:

菲利普·辛德勒:我通常将搜索的不同要素视为关键驱动力。毫无疑问,第一个是查询。当用户需要信息时,他们第一个想到的是不是我们的平台:第二个我想称之为覆盖率。有多少查询是商业的,以及又有多少查询是带广告的:第三个是点击率,或者说个人点击率,如何继续优化:从提供更好更有创意的广告和查询结果,到部署下一代机器学习,我们还可以做哪些提升:最后,当然是CPC(点击成本)。人们愿意为广告付出的点击成本是多少:当然,点击成本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获得的流量品质以及更重要的转化率。我们正与全球合作伙伴,准确来说我们的广告主,密切合作,以帮助他们优化转化率和ROI(投资回报率)。这就是我们搜索的四大要素。

露丝·波拉特:关于成本效益的问题,我认为在本质上没有变化。我们对待投资资本配置的态度首先是支持在财务上可持续的业务的长期增长。也就是说在产品领域保持敏锐,并确保我们会有持续的投资。然后我也一直在强调卓越运营,比如我们的技术基础设施系统可以改善生产率、提高产品团队的速度。然后还有围绕隐私、安全和内容审查付出的十分重要的努力。要回到你的问题,去年的经验着实强调了在保护和深化卓越运营方面的投资价值。对我们非常受用,让我们在这段时间里有能力服务于消费者。所以,这个框架一直没变。你可以从我们的一季度数据中看到,有些尤其值得注意的项目,比如贷款损失减值的缓解和折旧年限带来的好处等等。然后还有一些很疫情有关的事情,比如对旅游和娱乐、营销等影响的缓解。然后,还有一个重点是,我们会继续在谷歌服务和谷歌云两个领域投资长期增长,也会继续保持现有的投资框架,追求高效率,同时也确保我们可以为用户和客户提供最好的。

Robert W. Baird分析师科林·塞巴斯蒂安(Colin Sebastian):下午好管理层。我想请问桑达尔,你这些年一直强调机器学习是整体平台的优势以及差异化所在,其中也包括云服务。我们也看到竞争对手也十分关注在机器学习方面的能力。那我在想,你能否讲述一下数据科学领域的变革步伐以及谷歌将如何在这些领域保持竞争优势:还有一个问题请问菲利普,就是关于谷歌购物带给搜索业务的动力。我们是否可以这么认为,向免费产品清单的过渡是否给平台上的零售广告带来预期的增长:还是除了疫情之外,这背后也有其他的因素:

桑达尔·皮猜:我们一直在强调人工智能,这一切都源于我们做所的基础研发。我认为我们应该是全球最大的AI研发投资者之一。展望未来,我们会继续这么做,在各个基础领域,采用许多不同的方法去做这件事。我们也取得了突破,比如我之前提到的Transformers,以及这些突破如何转化为BERT,并进而改善我们的搜索质量。同样地,我们也始终致力于改善AI,并将成果整合到我们的谷歌云平台产品中去,更好地服务我们的企业客户。这也是我们一直坚持的一个路径。我们也关注堆栈的所有层次,所以你会看到我们在TPU上付出很大努力,我们也有考虑为开发者提供工具链。所以,展望未来的话,我认为会有更多努力陆续开花结果,对此我充满期待。也因此,我相信,谷歌云平台会随着我们竞争优势的积累而逐渐脱颖而出。

菲利普·辛德勒:关于谷歌购物,比尔·雷迪(Bill Ready)加入我们的团队也有一年之久了。我们也将购物策略的重点调整为更好地服务于我们的零售商和消费者,尝试构建一个开放的零售生态系统。我们对目前取得的进展较为满意,比如你提到的免费产品清单、零佣金等,这些切实地降低了在线零售门槛。购物广告依旧是零售商推广产品的有效方式。免费与付费相结合的服务也具有价值。我们还与Shopify、PayPal等建立了新的合作关系,从而给予零售商更多灵活的选择。当然,我们也会继续简化——我愿意称之为——“端对端用户和商家体验”,尤其是我们正努力尝试为商家——特别是混合型零售商(即拥有线上与线下混合模式的零售商)——简化后端体验。总的来说,我们希望,将零售商在谷歌上面开店这件事,变得更加简单。

Evercore ISI分析师马克·马哈尼(Mark Mahaney):我想知道你们留住广告主的策略。在疫情影响下,全美国乃至全世界的企业都受到了一定影响,但与此同时这对我们的业务而言又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因为去年下半年有线电视的广告预算大量流向YouTube一类的线上渠道。所以,能否请你们分享一下谷歌平台上获得的新广告主情况:你们已经为此做了哪些努力:你们对留出这些新广告主有多大的自信,或者说你们留住广告主的策略是怎样的:

菲利普·辛德勒:你提到的很多新广告主,毫无疑问都属于中小企业广告主,而且去年这一年对中小企业主而言尤其艰难。疫情打乱了他们与消费者沟通的方式。但换个角度来说,疫情也是关键消费趋势的催化剂,为中小企业业务创造了许多新的机会。另外,显而易见的是,消费者倾向于花更多时间于线上购物。他们在线上购买更多产品,也愿意尝试新的品牌,渴望支持当地企业、当地的中小企业。所以,自去年以来,对支持本地企业的搜索量增长显著。我们也一直关注扶持中小企业,比如推出更为简单的工具,帮助他们更快速地拥抱数字平台。这些年,我们在这个领域也做了很多的投资,我们有大量各种各样的解决方案,来帮助他们向线上转型,在我们各个关键产品(搜索、地图、YouTube等)上获得曝光率。我们也收到了来自这些中小企业的各种积极反馈。

MoffettNathanson分析师迈克尔·内森(Michael Nathanson):我有两个问题分别请问菲利普和露丝。第一个问题,菲利普,你认为在哪个类别、哪个地理区域,我们在营销预算中的占有率仍比较低,未来有较大的提升空间:第二个问题,露丝,我们之前一直在问用于改善使用寿命的资本支出情况。但是我想知道,疫情有没有改变你们购买办公空间的策略:在未来办公空间这件事上,我们会如何部署资金:基于疫情之后的情况,我们应该如何看待接下来几年的资本支出:

露丝·波拉特:我先来回答资本支出的问题。我想从两部分来回答。首先,办公设施的话,我觉得有必要指出的是,我们会继续投资技术基础设施,在本季度我们也会继续投资支持我们在云业务、搜索业务、广告和机器学习领域看到的增长,这些都不会发生任何改变。但其实,你的资本支出侧重点在于办公设施。对此,我们一直态度很清晰,我们非常重视人们在办公室环境下共同工作的价值,我们也在尝试一种混合的办公模式,即在家工作与办公室工作相结合的方式。

当我们展望办公室相关的房地产开发时,我们首先要考虑的是,我们将增加员工人数,我们希望降低工作场所内的员工密度。因此,即便是混合办公模式,我们仍持续需要扩大办公空间。所以,我们会不断扩建办公园区和办公设施。在一季度,你可以看到,我们的扩建速度有所降低,装修速度有所降低。但是随着我们打算为这种新型办公环境重新布置办公空间,我们预期装修进度会加快。所以,我们还是会如往常一样不断在全球各地投资办公园区的建设。

    菲利普·辛德勒:我们向来从全球化视角看待我们的业务,对此也充满期待。但是请记住,我们不只是从可解决市场的角度,获取ATL(“线上”)营销预算,像传统广告、电视广告等。而BTL(“线下”)营销预算十分重要,包括从促销价格、产品展示位置、赞助等一切。由于疫情,电商发展加速显著。但仍有80%以上的商务活动发生于线下。所以,在这方面,我们在全球仍有广阔的机会,可以利用这些其他的预算。所以,这里的增长空间是巨大的。然后我也有提到了从查询角度、从商业意图角度看到这个机会。我们正在尝试使用机器学习。但最终的目的应该是且只能是,我们希望切实地帮助我们的合作伙伴获得成功,帮助他们提高ROI增量。只要我们继续保持这个路径,我相信营销预算会不断朝着我们希望的方向发展。

富国银行分析师布莱恩·菲茨杰拉德(Brian Fitzgerald):管理层好,你们提到了网络业务中供应侧产品的优势。我想知道,你们会如何评价需求侧产品的表现:另外一个问题,你们在过去几年对技术所做的一些调整可能会有这样的效果,即把广告客户深度吸引到你们的技术堆栈中去。那么,这是否也促进了谷歌云平台,尤其是数据分析产品如BigQuery的强劲增长:

露丝·波拉特:就网络收入整体而言,我想我一开始已经简单地提到过,我们真正看重的是广告主支出的持续增长,尤其是AdMob和Ad Manager的增长优势,以及应用推广的优势。所有这些也在一季度我们合作伙伴资产的综合实力中得到体现。

via 新浪科技

猜你喜欢